????“如此说来,这事儿确实跟向北没什么关系了?”王越问。

????“其他的案子我不清楚,但是与我相关的那些,的确如此。哎……这事就让他一个人扛吧。”毛俊杰感慨,“这么一算,向北还有两年就能出狱了吧,两年说快也快。”

????“可是他的人生就全毁了。”王越说的很直接,“说起来,向北还算是我的指导老师,刚进入报社那一年,有好几条稿子都是他带我采的。当时我就觉得这个人有底线有原则,不至于做出这种敲诈勒索、索贿受贿的事情。果不其然,你小子,可真是把人家害得不轻呐。”

????王越这话让毛俊杰听着十分不爽,心想这哪是我害的?肯定是他向北做了啥得罪人的事,领导拿他顶包。

????“我听到一个小道消息。”毛俊杰一脸神秘,看来,他还有很多猛料没有爆出来。这小子是把这些小秘密当做下酒菜了!

????“俊杰,我可提醒你,不能说的别说。没有不透风的墙,你这话要是传了出去怪谁?”一名记者提醒道。

????“怪谁?今天就咱们四个人,我总不能自己往外说吧。这真要是传了出去,肯定是你们几个人捣的鬼。”毛俊杰说完这话,哈哈大笑起来。

????“你可真是醉得不轻,不就一只跑山鸡嘛,瞧给你喝成啥样了,”王越调侃道,“既然你信不过哥几个,那就别说了,烂在肚子里!”

????“嘿,烂在肚子里是不可能的。看在这只跑山鸡的面子上,我就跟你们说道说道。”毛俊杰手指着盘子里的黑乎乎、油乎乎的鸡块。那鸡肉被炖的烂乎乎,还真是怪诱人的。

????众人洗耳恭听。

????毛俊杰将每个人打量了一遍,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啊,听我慢慢道来!”毛俊杰清了清嗓子,“话说,这向北的事情,其实跟当年的骆河村事件有关系。”

????“骆河村事件?就是当年震惊全国的大案子?”王越半信半疑,这小子喝点酒就开始满嘴跑火车,“你忽悠我们的吧?我可听说了,当时向北和罗方伊在骆河村事件报道中表现出色,得了集团的年度最佳报道奖。怎么可能会像你说的那样呢?”

????“那些都是表面文章。向北在这件事情上面,报道尺度把握不当,得罪了一些领导,有些人一直想找机会拿他开刀。所以,就有了那些举报信。”

????大家本来半信半疑,但是听到毛俊杰说的有鼻子有眼,而且一股脑说了这么多,还有是有几分道理。

????“你这些都是猜测吧,可不能往外说,这要是传出去了,咱们几个都别干了!”一名记者提醒他。

????有时候就是这样,不要随随便便在背后议论别人。这种嘴上没有把门,喜欢在领导面前嘀咕的人,在古代是奸人,在近代是走狗,在当代就是二货。

????只可惜,很多人意识不到这一点,或者即便意识到了,但就是管不住那张嘴,时时处处嘚瑟,结果呢?自以为,天底下最聪明,其实是最傻的人。

????大家一阵沉默。

????本来是一顿交情酒,最终却以尬聊收尾。

????大家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毕竟,当时每个人都发过誓的“这事绝不往外说”“酒话不算话”……

????不过,没出三天,这件事就已经在整个北江晚报社传开了。

????这也真是应了那句俗语“没有不透风的墙”。任何时候,只要你将秘密吐露出去,总是会传到其他人的耳朵里。守口如瓶,在职场太重要了。

????当然,只要不是处于塔尖的小道消息传播者,总是会心安理得地去散播消息。但是对于那些冲在最前头的那些人和始作俑者,肯定就没那么好过了。

????当王越和毛俊杰得知这么秘密的谈话竟然已经是全单位公开的茶余饭后谈资时,内心必然要炸锅了。

????“王越,怎么回事,那顿酒我还没消化完,这酒场上的话就已经满社风雨了,你嘴巴也太不严实了吧。”在北江晚报社的食堂里,毛俊杰跟王越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小心翼翼地谈起这场风波。

????“俊杰,你认为这事是我传出去的?”王越有些生气,反问毛俊杰。

????“当时聊这件事时就我们四个人,那俩我也问过了,他们发誓从没说过。”

????“那好,我也发誓从没说过!就剩你自己了!”

????“我……我可真是谢谢你那只跑山鸡,都不承认说过,难不成是它说的?!”毛俊杰气急败坏。

????“你应该谢谢你那两瓶好酒,都是拜它们所赐。”王越反驳,语气中带着讽刺。

????“我问过别人了,有人说是从你那里听说的。”毛俊杰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这可不是小事,我听说报社现在正重新调查这件事,如果被查下来,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王越没有吱声,依旧低头吃饭。

????“估计到时候我在报社都呆不下去了。”

????“事情未必有那么严重。你只要记住一点,不管领导怎么问,你都不承认。他们能拿你有啥办法?”

????王越这一招虽然是下下策,但也只好如此了。毛俊杰知道,倘若这事招了,到时候坐牢的就不是向北,而是自己了。他想到向北那倒霉的人生,那悲惨的一家,不由得寒毛直竖,真是太可怕了。

????果不其然,报社就那么大,这件事可以在员工之间传的沸沸扬扬,自然也会传到那些领导的耳朵里。

????在北江晚报社的高层例会上,夏侯明奇直接点出了这件事情。

????“最近单位内部传着一件事情,相信大家也都听到了。”夏侯明奇顿了顿,观察一下大家的反应。

????每个人内心怎么想难以琢磨,但是表情都很木然。

????夏侯明奇接着说道“事情过了两年,现在竟然从一个小道消息中得出反转的剧情。继洲,希望你可以重视这件事,查一下,这也许是一个突破口。”

????话说到这里,自然是要陈继洲表态的时候了。

????“呃……这件事情我在会上汇报一下吧。我也是昨天听到这个传言的,关于这件事情,我也在第一时间找到几个当事人谈话,最终找到了整个事件传播的渠道和源头,鉴于目前事件还没有被完全证实,另外还有一些细节需要梳理。所以,希望报社能再给我一周的时间,我有信心把整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陈继洲把话说完,看着夏侯明奇。夏侯明奇看了看其他人,思考片刻,“好,那就按你说的,我们定下一个期限——一周。如果这件事再这么传播下去,恐怕我要在集团高层会议上作检讨了。”

????众人听到这话,有些惭愧地低下了头。

????“不过说实话,检讨是小,对报社的影响如何如何也是小事。最重要的是,如果整件事都属实,那就反映出我们有些员工目无规矩,脑袋上少了个紧箍咒。这也反映出我们包括财务、营销等部门的一些规章制度成了摆设。我甚至在想,这件事情也许只是冰山一角,如果真要查下去,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被查出问题来!”

????这话一出,主抓营销平台、行政平台的几个报社领导更是感觉无地自容,纷纷端起茶杯掩饰脸上的尴尬。

????散会后,夏侯明奇把陈继洲叫住,单独留下他谈话。

????“老陈,这件事你就列为这一周的主要工作去抓吧。尤其是消息中传的那几个人,好好查查他们的转账记录,是不是有违纪违法行为。还有,我估计他们会嘴硬,怎么让他们招出来,就看你的本事了。”

????“明白,社长,一会儿回去后我就着手去查。”陈继洲知道,这事没那么容易,但好歹也是破冰了,找到了破绽顺着往下捋,总会有拨云见日的时候。

????夏侯明奇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身又说到“这件事在报社已经传了两三天了,涉事人员恐怕都已经听到些风声,也已经有所准备和应对。所以,速战速决最重要。”

????“好的。”陈继洲说道,“上次的车祸事件让我很受触动,虽然根据警方调查,周雪岑的死纯属意外事故,但是也让我明白一点,任何线索都要尽快着手,而且也要注意安全和保密。”

????“你的话也提醒我了。”夏侯明奇似乎想到了什么,拿起座机话筒打给报社办公室,“你通知一下行政和营销平台,最近一段时间,所有人员不做调动,过去所有相关留档资料都不能变动更改,必须全力配合纪检组的调查。”

????虽是传言,整件事的调查却容易了许多。此后几天里,陈继洲顺藤摸瓜、剥茧抽丝,一点点掌握了所有脉络。

????他先是找到了王越、毛俊杰谈话,在这样的场合中,两人稚嫩和胆怯的一面就显露无遗了,纪检组问的所有问题,他们都和盘托出,甚至还主动撂出了其他的线索。

????顺着这些线索,陈继洲又跟营销部门、财务部门的相关人员谈话,并且翻阅了当时的财务报表、营销合同等材料。为了确认毛俊杰所说的通过个人账户将钱打给了客户,陈继洲又派人到银行调查当年的账户流水,确实找到了这笔钱的流向。

????距离最后期限还有一天的时间里,陈继洲终于梳理出整件事的经过,并且形成了四五十页的书面材料,材料中不仅详细介绍了事件经过,也将所有证人证言、证物附上,形成了严谨的证据链

????2013年11月,为了完成《北江晚报年刊》的发行任务,营销部门工作人员毛俊杰违反报社规定,找到采编人员向北,希望对方能帮其完成报刊发行任务。在向北帮助下,毛俊杰完成当年考核。

????由于《北江晚报年刊》调价,财务部门将20万元返还给订报客户。但是在这一过程中,财务部门相关人员没有按照规定通过公对公账户将资金汇至对方,而是擅自交由毛俊杰处理。毛俊杰拿到这笔资金后,先是将这笔资金用于炒股,后又借给他人使用,半年后才将款额返还给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