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实这几天他也没有看到苏大娘和娟子他们。

????村里风言风语的也很多,他也听到了,虽然没放在心上,不过,却也知道夜长梦多。

????沈青山按照父亲的吩咐将排骨和五花肉分成了八份。

????这力气大就是有好处,真是分的整整齐齐,一刀下去连皮带骨头,利利索索的,连个肉筋都不连。

????一家差不多十斤的样子。

????苏大娘家比别人家多了不少,光排骨就有两扇,外加一个大猪头……

????沈青山高兴的将一条草绳钩在排骨还有五花肉上,将大猪头装在麻袋里,轻松的拎着,连跑带颠儿的去了苏家。

????当看到沈青山一如往日的笑脸,还有他手上拎着的东西的时候,苏大娘悬在嗓子眼的心,差不多的就落了下来。

????虽然当天沈老爷子对她也挺客气,可她的心里依然有些忐忑不安的。

????要说以前他们门当户对,可是从人家沈瑜认祖归宗之后,这门第实在差的太悬殊了。

????女儿年龄小,傻乎乎的一点都不担心,可她作为母亲总要未雨绸缪。

????可是现在无论她做什么显然都不合适。

????就在坐卧不安的时候,看青山拎着排骨和五花肉还有一个麻袋进来了。

????里面竟然是一个大猪头。

????作为北方的农村人来讲,烧好的五香猪头肉那是下酒又下饭。

????而且,这猪头还要在二月二吃。

????也叫吃龙头,都不知道是怎么和龙搭上边的。

????不过这风俗也是因地而异。

????她高兴极了,不是为东西,是为了沈瑜的心意和态度,她连忙将人引进屋子,又是倒水又是拿瓜子。

????用慈爱的眼光笑眯眯的看着他。

????沈青山想起来了,这和自己家老妈看封安宸差不多的。

????沈青山的耳根就有点红了。

????娟子站在墙边,亭亭玉立,笑意盈盈……

????他的心咚咚咚的好像打鼓一样,他连忙转身,大步流星的就走出院子,苏大娘惊呆了一下,没有想到沈青山说走就走,但是当看到他在院子里拿斧子劈柴火的时候,满意的勾起嘴角。

????不过却还是心疼的将人拉开了,然后中午沈青山就在苏家吃的午饭。

????这也是常事了,陈丽和沈瑜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下午的时候,送沈老爷子和沈鸿修他们离开的祝有才从县城里回来,他在老爷子的吩咐下将租来的那个院子买了下来,准备过户给沈瑜,所以沈瑜下午要和他一起去办手续。

????不过那房子当初就是为了便于近距离接触沈瑜他们租下来的,所以面积并不大,有个小院子,但住上这么一大家人就挤了很多。

????目前云城形势还不明朗,大少爷的儿子不可能马上就去云城,所以将县城的房子买下来倒是有好处的。

????可等祝有才在沈家宽敞明亮的院里院外转了一圈之后,心里觉得这事未必能成。

????孩子们不知道,但沈瑜和陈丽未必能去县城。

????凭良心讲,县城的房子除了地方好交通便利,其他的根本就不能和沈家的青砖大瓦房比。

????要说这交通也确实愁人,如今小汽车即便是想买,但也要经贸部特批,这是一方面,车买来之后放在哪里,温度低了车就会被冻坏的。

????如果买个马车呢,这马可是要吃草料的也要人照顾,怎么想都不方便。

????而他从县城里回来,还是搭别人的牛车驴车回来的呢。

????找到沈瑜,说了自己目前所焦虑的这几件事情,沈瑜不在意的说道,“没事的时候也不会总去县城,大队部有马车,过几天仓房里存的春联福字什么的也该往出卖了,那时候去大队部申请一下,按照规定交些粮食草料或者钱就可以了。”

????喔,还可以这样啊。

????“那县城里的房子你们不去住吗?

????祝有才比沈瑜大,沈瑜笑着开口说道,“祝大哥,那房子实在太小了,不过可以暂时将货放在那里。”

????沈瑜倒也没有推辞,痛快的接了下来。

????“那你下午和我一起办个手续吧。”

????前两天古田公社分给靠山屯两匹马,比那个老牛走的快多了,于是那头老牛就光荣的下岗了,马车和牛车的结构差不多,套上之后牛车就变成马车了,跑起来比牛车要快了很多。

????所以下午的时候,给大队部交了一大捆麦草还有五斤黄豆,沈瑜赶着马车,将仓房里的货物都拉上,此时虽然距离过年还有二十几天,但是该准备的也要准备起来了。

????带着两个儿子还有封安宸,沈瑜扬起马鞭,马蹄哒哒的去了兰北县城。

????一切都和往常一样。

????就算是云城沈家没出事,他也没有做好马上就跟爷爷他们离开这里的准备。

????就算是他很穷,可是搬家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光是佳文一个,就必须要慎重了,因为他今年七月份就考大学了。

????时间太短,没必要转学,所以,自然要一点点来的,这和云城沈家出不出事没有关系。

????……

????沈老太爷他们依然在路上,云城沈家表面看着似乎很平静,但是其实内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医院里的罗傲芙也终于知道了这一切,她呆呆的靠坐在病床上,双眼无神,两手紧紧的攥着,她早已经麻木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轻轻的被推开了,一个身材高大的鬓角有些斑白的年约六十岁的男人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看着来人,罗傲芙大吃一惊,木然的眼底闪现一抹惊惧,“四哥。”

????男人来到了罗傲芙的病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半晌之后淡淡的开口,“你还记得我,真不容易。”

????罗傲芙嘴唇动了动,声音有些颤抖,“四哥,好多年没看到你了,你现在过得好吗?”

????扯过一把椅子,坐在了罗傲芙的对面,林恒勾了勾嘴角,反问道,“你觉得我过得怎么样?”

????罗傲芙看着眼前的林恒,她已经有十年没有看到他了,虽然老了,可是面容依然冷冽俊朗,不过那双眼睛似乎更加的锐利阴鸷了,似乎只是一眼就看穿她所有的一切,让她无所遁形,罗傲芙仓惶的低下头。

????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