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那丫头貌似也有很大的用处,若是被别人得去了,岂不是……”

????南坊冷笑道“我只是借用那些人的手罢了,毕竟,我无法离开南城!彼时,我将那丫头的第一次拿走了,她也就没有办法帮助其他男人!只是为了不让素衣不痛快,我不会留下她!”

????老者低下了头,他有一种预感,这大陆……必定又要风起云涌。

????“还有,”南坊扬了扬手中的信,“把这家伙的妻子儿女,一家老小,全部杀了,一个不留!”

????老者大惊失色,抬起头望向南坊“家主……这……”

????“那家伙传信出来,必定会被九门的人察觉,既然他必死无疑,我们南家没必要还养着一群废物!”

????“可是……”老者脸色苍白,“家主如此做法,会让南城其他人寒心,就再也不会卖命!”

????“嗯,随便找个借口就够了,就说南家分家最近被人攻击,是他们泄露了分家所在之地,背叛了南家,按理当诛!”

????南坊的语气不轻不重的,仿若在说一件再简单不过之事。

????老者心脏都有些颤抖,他不明白,自己当初义无反顾的追随着家主,是对还是错。

????他做事向来不留余地,即使是对功臣,一旦对他无用了,他就能下狠手。

????可开弓再无回头箭,他便是后悔也已经晚了……

????“家主,他家的小女儿……刚两岁,还有他那弟媳刚生产,孩子还在襁褓之中,要不……饶恕这两个孩子?”老者难得的心生怜悯,想要开口为一个无辜的孩子说几句话。

????毕竟,这只是两个还未懂事的孩子啊,再心狠手辣的人,也会有些不忍。

????南坊冷淡的看了眼老者。

????那一眼,如同刀子,凌厉的让老者一颤,闭上了口。

????“你逾越了,我向来喜欢斩草除根,免得日后再出现一个天涯,所以……”南坊冷森森的笑道,“他家所有人,哪怕是蚂蚁老鼠,都不许放过!”

????老者低下了头,声音颤颤的“是。”

????他已经开过口了,家主不同意,他也没有办法。

????若是真的惹怒了家主,怕是下一个倒霉的就是他……

????当然,也因为南坊的言行,让他开始为自己也找个后路。

????免得一旦无用,不只是自己会没命,一家老小同样会受到牵连。

????他之所以开两句口,其一是怜悯年幼的孩子,其二……是想到了自己的以后……

????他希望真有那一天,家主能放过他家可怜的孩子。

????可如今看来……怕是没有了这个可能……

????老者垂下眸子,遮盖住眼底的情绪,半响,他才缓和了不少,抱了抱拳头“那家主,我就先告退了。”

????“去吧。”

????南坊挥了挥衣袖,淡淡的道。

????老者领命退了下去,他的脚步匆匆,很快就消失了。

????是以,他没有看到,南坊一直在后方盯着他离开的背影,眼眸之中闪现出一抹杀意。

????他需要的,是一个听从命令的人!若是这老东西已经有胆子反驳他,那就再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