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来如此!!”

????霍邦露出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难怪前辈要出手帮助齐国,在下会如实将事实上报给仙门长老,想必他们亦不会为难前辈。”

????“那就麻烦使者了。”

????林江顿了顿又说到,“不过我有一个想法,仙门虽然给修真界定下规矩,但执行力似乎有些不够呢?说到底还是因为仙门缺少一个能够力压四方的首领。”

????这不废话吗?!仙门人员都是由各门各派的精英或者长老组成,自然不会随意对其他门派杀伐,毕竟其中牵扯到极大的利益,不是说你想打就打的,越是大门打牌越是令仙门束手束脚,当然这大门大派是指最少有炼虚期的门派。

????至于她所说的力压四方那更是无稽之谈,无数门派中强者多如天上繁心,不说那些隐世不出的渡劫期强者,就是明面上的合体期巅峰都有不少,更遑论还有隐世门派的修行者了。

????“前辈说笑了,就算是渡劫期的尊者都不敢说力压四方。”

????霍邦此时真心觉得林江实在太嚣张了,难道她是渡劫期不成?可是一旦到了渡劫期,根本就无法正常活动,天劫天雷无时无刻跟随着这些人,一朝不破此境便永远不得安稳,所以渡劫期大多处于封闭的小世界中,一般没什么大事是绝不外出的。

????可看她,四周毫无设下禁止的迹象,既然没有天劫跟随那只能说她最多只是大乘期。

????在修真界中,大乘期隐藏的人数比合体期还多,因为很多人修为达到大乘期巅峰后,便不想突破到渡劫期,渡劫期百死无生,不光要想尽办法抵御无时无刻不在的天劫,还要坚持不断的修炼提高修为,比起风光无限的大乘期,他们这一类人就像是阴沟里的老鼠见不得光,而且这数万年来都没有人成功突破到真仙……

????这无疑更让大乘期强者对渡劫感到绝望,失去自由没了风光,出个门都要小心翼翼准备万全,深怕一不小心被天雷劈了。

????所以那些想要突破到渡劫期的强者都会早早的请教其他前辈,花费巨额物资布置一个屏蔽天雷感知的强大禁止。

????不然一旦到了渡劫期你没有事先准备,也没有其他渡劫期帮忙抵御,那多半只有死路一条。

????“渡劫期?”

????林江摇了摇头,“我不是渡劫期。”

????“那就是了,我仙门盟主是大乘巅峰修为,大长老团中全部都是大乘期修为,同等修为根本没人能够压的住他们。”

????“我也不是大乘期,更不是合体期。”

????“啊?那你是什么境界?”

????霍邦突然怀疑难道是她身上有隐藏修为的法宝不成?!

????“不清楚,大概是真仙吧。”

????林江无聊的挖了挖耳朵不知廉耻的说道。

????真仙?!

????霍邦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他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阁下怕是不知道真仙是什么概念。”

????霍邦对林江的自大有些不爽,连前辈都不说了。

????“难道你知道?”

????林江揶揄道。

????“呃……我也不知。”

????他还真没法反驳,因为他只是个炼虚期。

????“但阁下如此狂妄怕是不太好吧。”

????林江没有回答霍邦的话,反而将视线放到了他的小徒弟身上,那双眼睛就像是看见小绵羊的狼一样危险。

????“这是你的徒弟吧?”

????“不错正是在下的弟子,有什么问题吗?”

????“她和我有缘。”

????林江半开着玩笑的说道。

????“……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霍邦脸色有些难看,这女人比想象的还要难对付,完全不按套路来,这时候难道不应该互相夸奖然后愉快的送自己离开吗?怎么又看上他的徒弟了?

????“字面上的意思,我想她也是这么想的吧。”

????林江意有所指,刚才见到女孩的瞬间,便发现她已经成了自己人,对此林江也搞不清为什么,她的印象中没见过这女孩。

????“海瑶?”

????霍邦回头一看却见少女满脸崇拜的看着林江,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你对她做了什么?!”

????霍邦怒喝道。

????“我咋知道?应该问她对我做了什么?”

????林江反问道,她是绝对没见过这女孩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她通过某种方法窥视了自己,导致在精神上被她同化。

????“你回去吧,让你的家长过来,这女孩留下,反正很快你们还会见面的,不需用担心我会把她养的白白胖胖的。”

????林江挥挥手下了逐客令。

????可恶!!

????这女人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

????霍邦敢怒但不敢动,他恶狠狠的看了林江两眼,挥一挥衣袖带着仆从离开了清风派,在回仙门前他还需要去一次烈山宗,他并没有把林江的话当回事,只以为是她的狂言而已。

????霍邦带着一股怒气,板着面孔离开了清风派。

????和清风派不同,烈山宗给足了他面子,多达千人的迎接队伍,由四名元婴修士带领,还给了不少天材地宝,虽然说这点东西他一样看不上,但最起码也表足了心意。

????“使者大人,不知仙门准备如何处理清风派?听说对方是化神期修士这……是不是真的?”

????烈山宗宗主在一旁低眉顺目的问道,对于化神期的传言他本来只信一分,但在迎接时使者难看的脸色已经告诉了他,这传闻绝不是假的。

????“哼!本尊已经见过那清风派老祖,她只是个妄尊自大的婆娘罢了!至于修为……尔等还是别想了,那不是你们能想象的存在,你们烈山老祖当年也曾入过仙门,可如今也不过化神后期罢了。”

????化神期罢了!

????这句话对在场之人无异于五雷轰顶,堂堂开山老祖级的存在,在使者嘴里得到的评价也仅仅是罢了二字,实在是令他们难以接受。

????“那清风派婆娘的事,我们仙门自有人去解决,你们无需操心,也别去想着对付他们,那只能是自寻死路。”

????说起来霍邦和烈山老祖还有过一面之缘呢……

????“使者大人,不知老祖如今可安在?”

????化神期老祖若是能够归来,对他们来说好处太大了。

????“这个本尊就不太清楚了,上次见面已是一百年前了。”

????霍邦摇了摇头,一百年的时光对他来说普通弹指一瞬,炼虚期寿命超过万年,一次闭关就是几十年,他还真不知道烈山老祖死了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