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玉没想过前脚说去闭关的大人没到一天就跑出来了,她也没想过身受重伤、不能动武的大人能一天把高级训练室弄废。

????她先关闭了训练室外的警报,然后看着模样大变的泽思弦。

????泽思弦的样子触目惊心,衣服上全是血,这些血已经半干,有些已经成为了黑色,但她身上却没有半点伤,像是刚完成百人斩的一位勇士。

????她的皮肤苍白泛灰,浮现出黑色的纹,像是细小的血管浮现在皮肤之上。

????那双曾经清澈盛满阳光眼睛变成红色,目光冷漠又阴邪。

????额头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金色纹身,像个打着转的小方块。不过,整体看上去,只有额头上的小方块看着顺眼一些。

????红玉怔了一瞬,她还是大人吗?

????泽思弦冲着红玉微微一笑,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

????大人的手,好像更冷了,红玉想道。

????“小美人~”泽思弦猛的低头靠近红玉,空荡无比的走廊上,传来她低沉而带着奇异魅力的声音:“真香阿…”

????红玉被泽思弦的动作吓了一跳,定了定神:“大人…”

????泽思弦伸出手指抬着红玉的下巴:“叫什么大人?叫我王。”

????红玉脑袋木了木,嘴里快速喊着:“王大人。”

????“哈哈哈哈…”泽思弦哈哈大笑:“真可爱…”

????“大人不闭关了么?”红玉退后一步问。

????泽思弦带着兴味打量红玉对她防备的样子:“闭关?已经解决了。”

????这与她记忆中的红玉可不一样,她自觉自己好像忘掉了一些事,是以前的她不想让现在的她知道的事。

????是什么呢?泽思弦好奇起来。

????至于心魔?那个废物。

????本以为心魔如果聪明点,她可能会花费长一点的时间,现在都用不上了。

????红玉微微皱了皱眉:“可大人,你的伤?”

????“已经好了。”泽思弦轻松的说。

????这就好了?红玉脑中闪过泽思弦曾经用神魂给她传过的话。

????“红玉,我的伤势已经恶化,心魔成患,别着急,也别露出异样,它时刻都在监视我。

????记好下面的事。

????我要闭关一阵,时间不定。等再次出来时,如果我神情有异,与往常不一样那就是我已入魔道。

????一入魔道,斩七情却不绝六欲。

????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让我入魔后的我无法伤害你们。

????另,一定要看好12,千万不要让我带歪了她,也一定要保护好你们自己。

????等我回来。”

????“你在想什么?”泽思弦探究的看着呆愣的红玉。

????红玉心里一紧:“我在想,大人既然身体已经恢复,现在要做什么去。”

????“现在?做什么才好呢?”泽思弦她看起来像是在问红玉,其实是在问自己:“长路漫漫,总要做一些有趣的事,不如找点美男相陪?”

????红玉抬头仔细的看着泽思弦,果然不是曾经的大人了么…

????泽思弦皱眉:“还不去找?!”

????红玉垂下眼睛,拳头紧握微颤:“红玉恕难从命。”

????泽思弦伸出手,像捏小鸡一样的捏住红玉纤细的脖子,将她拎在半空:“你想死?!”

????红玉倔强的盯着泽思弦的眼睛,像是想从她眼中找到泽思弦曾经的影子,可惜,她只能看见自己血色的倒映。

????泽思弦冷笑着,想看红玉挣扎求饶屈服的样子,可红玉却一脸的不屈。

????她的样子让泽思弦恼怒不已,为什么不听话,真是让人讨厌!

????泽思弦手上一使劲,突然,额头上金光微微一亮,泽思弦惨叫一声。

????把红玉狠狠地甩到对面墙壁,红玉还没怎样,她自己又发出一声惨叫,抱着头半跪在地上,痛苦不堪,大骂道:“贱人!”

????“锁魔链!!”

????“神经病…神经病!已经有心魔誓了,为什么还不放心的加一个锁魔链!!”

????“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泽思弦的拳头凶狠的锤到地板上,一拳下去一个深坑。

????疼痛渐渐散去,泽思弦勉强恢复了理智。

????红玉从地上爬起来,忍着疼去扶泽思弦,泽思弦却凶狠的想再次把她猛猛的推开,只是她才伸出手,额头像是被烫了一样疼,疼的她觉得脑袋都快炸开了。

????伸出的手,终究是收了九分力,只把红玉推倒,没再伤她。

????泽思弦暴躁的吼道:“滚!滚远点!!”

????红玉虽然害怕,可也有心里准备,默默地退到一边。

????泽思弦甩了甩发涨的脑袋,阴沉着脸,她居然不能伤害她们。

????红玉同时想原来真的不能伤我们。

????她心里一暖,大人为了保护她们做了很多努力吧。

????…

????经过上次的双方短暂的试探之后,泽思弦这边突然变的正常起来。

????她像是恢复到了没有入魔之前,待人温和有礼,甚至还主动给底下的小兵的们讲一些修炼经验,经常跟他们聊天谈心,安抚他们的情绪。

????现在的她所做的比以前的泽思弦要好的多,在战俘小兵中也更受欢迎。

????除了相貌奇特是她的缺点,别的地方似乎都完美了起来。

????只有弋飞航这些高层一直对她保持着戒心。他们都明白,他们心目中的那人,还未归来。

????时间又过去一年,星舰上传来阵阵欢呼之声,经过泽思弦多次的改变航线,他们已经快行驶出这个天然星阵,可见这天然阵法有多复杂。

????星舰总是在黑暗中行驶,虚拟的环境再逼真也是假象,无尽的黑暗总会让人心情压抑,负面情绪爆棚。

????更恶劣的是,他们被困迷失在星际中的消息也不知为何传了出去。

????人心浮动之下,私下斗殴闹事的事件也越来越多,无论弋飞航他们怎样安抚众人情绪都没有用,事态反而也一次比一次严重。

????而这次将要脱困的消息让众人精神振奋,大家总算有了离开困境的希望,浮动的人心也沉了下去。

????泽思弦享受着众人的欢呼声,她心情似乎很好,隔着面具大家都能感受她的高兴。

????她带着面具的原因有些憋屈,因为她现在异于常人的外表,总能引来别人的关注。

????泽思弦本身是不在意被观看的,但也讨厌总有人视线黏在她身上,让她恨不得把那些人的眼珠子都挖出来。

????可星舰上又都是自己人,她又不能直接对他们出手,无奈之下只好带着面具来阻挡目光。

????泽思弦站在人群之中,像是一个王者在巡视她的领地,明明周围都是人,她的人边却空出一圈,无人敢擅自靠近。

????人都有避害就利的本能,他们本能的认为看着亲切的泽思弦并不好接近。

????她穿过人群走到12与红玉身边:“嗨,两位小美人~”

????如此熟悉的声音她们不用回头就知道是泽思弦。

????两人一起说:“大人。”

????泽思弦猩红的眼睛泛着光彩:“你们在看什么?”

????“看希望。”12眼睛扫过人群,每个人都带着笑容,能不在宇宙中流浪着死亡,让他们很高兴。

????泽思弦低声笑:“你怎么不看我,这些希望都是我带来的。”

????12收回目光,看着泽思弦:“比起希望,大人似乎更热衷于毁灭。”

????泽思弦委委屈屈:“这可冤枉我了,我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呢。”

????“如果不是,大人何必要引诱他们的恐惧,让他们不安而疯狂。”12神色淡淡。

????星舰被困的消息就是泽思弦说出去的,而多次斗殴事件中也有她的影子。

????她虽然没直接出手,却是趁着与人聊天的时候,说一些暗示、鼓动人心又让人压抑的话。

????泽思弦的行为别人看不出来,可对她们这些高层,她没有丝毫的隐藏。

????泽思弦无奈的说:“这锅我背不动呀。人性本恶,可不是我说一两句话就能改变的。

????我只是看他们这么压抑自己,很可怜。所以才帮帮他们,让他们释放天性而已。”

????12有点难过,曾经的泽思弦是不会这样教她的,她一直给她强调世上有光有暗,若心向光明,哪怕身在地狱也不用怕。

????可现在,这判若两人的话语让她很难受。

????她扯了扯嘴角:“大人可知人与兽之间的区别?”

????泽思弦想了想:“能有什么区别?没什么区别吧?”

????“人与兽之间的区别就是,人懂得克制自己的欲望,会约束自己。”

????“12是在怪我将他们变成了畜生?”泽思弦眨了眨眼睛,随后笑的眼睛眯成一线:“何用我变?他们本来就是啊。

????你看他们的愚相,你说什么他们就听什么。你让他们咬谁,就咬谁。

????身为同族,我们却能超脱他们,掌握他们的生死,不好玩吗?”

????12低下头,一脸的厌烦:“大人,逗弄弱者,操控他们的情绪或者命运,很无聊。”

????自从他们发现泽思弦与以前不一样时,他们就一起统一的喊她大人了。

????泽思弦靠近12,搂着她轻声问:“12似乎讨厌我?我记得你以前特别喜欢我呢,怎么变心了?女人可真是善变呢。”

????她又咧着嘴笑,似乎也没想听12的回答,又说:“那些,只是实验品罢了,既然12不喜欢,那我就不玩了。”

????她要实验一下锁魔链怎样会激发,被激发时又会是怎样的惩罚。

????毕竟是她给自己设的禁制,又跟她的行为息息相关,她很有兴趣了解。

????12心里闷闷的,如果不是这具身体还是小域长的,如果不是她们还相信她会回来,12都想对她动手。

????入魔的泽思弦对待同样有魔性的12是不同的,好像认为12是她的同类,所以对她格外有耐心,说的话也多:“你有世间罕见的天赋,多少人都想拥有。可你知道怎么在没有天赋的情况下快速的种魔种吗?”

????“魔种是什么?”12问。

????“恶魔的种子,能让强者更强,狂者更狂。

????能把他们压抑的那一面都激发出来,恢复他们压抑的本性。”泽思弦很兴奋,眼睛泛着红光。

????“没有天赋也能种?”12好奇。

????泽思弦很自信:“当然!”

????“那要怎样做呢?”

????“有很多种方法呢。比如在他们面前杀死同类,逼他们吃肉…”泽思弦声音低沉充满了诱惑:“哪种美妙的滋味会让人上瘾,让他们兴奋,让他们念念不忘…”

????12回想到林星的时候,她虽然没吃过,但见人吃过。那些人的表情,确实很陶醉:“你吃过吗?”

????泽思弦取下面具,邪恶的脸庞露了出来。她舔了舔嘴唇,抓着12的胳膊轻咬了一口,笑道:“现在吃过了。”

????12淡定的抽回手:“大人越来越会说话了。”

????泽思弦拍拍12的头,像是安慰孩子:“看来我的12不喜欢这么粗鲁的方式,别担心,我还有别的方法呢。”

????在一旁的红玉听到这,再也忍不住冲了出去:“大人,我找12有点事。”

????泽思弦扭头看着红玉防备的神情与紧绷的身体:“你很怕我?”

????12把红玉拉到身后:“大人我们先走了。”

????泽思弦轻笑一声,也不怪她们的无礼,摆摆手让她们离开,转身离去的红玉余光看见她玩味的笑容,心里狠狠一跳。

????现在的大人,让她总是莫名的恐惧与心慌。

????12拉着脸:“她可真讨厌。”

????红玉愣了一下,她以为12会更喜欢现在这个独宠她的大人:“12你…不喜欢现在的大人么?”

????12说撇嘴:“非常不喜欢。”

????泽思弦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发出一声嗤笑:“嗤~真没意思。”

????星舰没意思,做什么都束手束脚。

????星际没意思,半天连个人都看不到。

????都怪以前的自己,没事下给自己弄这么多束缚。

????她转身对着弋飞航招手,弋飞航抛下正在跟他说话的人,跑了过来:“大人。”

????“嗯,留下一万机器人勘测中央星球环境、气候与资源。给它们留下探测舰,维修舰…”泽思弦说了一堆:“与足够的能量石,我们尽快启程。”

????“去哪里?”弋飞航问。

????“回家,要债。”泽思弦说的轻描淡写。

????别以为她入了魔就不报仇了。

????弋飞航眼睛一亮:“大人找到回家的路了?”

????“发现了一些痕迹。”泽思弦望着窗外,她在一个地方感觉到了自己跟小鼎的气息,尽管非常微弱,她还是发现了。

????还好,这个星域有点古怪,不然这些气息痕迹也不会存在这么久。

????“属下这就去安排。”弋飞航激动的转身离开,也许回到小黑妞的家乡,对破魔会有帮助。

????泽思弦带上了面具,回去研究星图。

????到不是她多热衷于回到地球,只是她喜欢热闹,人多的地方才有趣。

????在星舰玩又不能下狠手。

????她抬手摸了摸面具额头的位置,还想回到以前的样子吗?

????做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