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我们在圣女殿下的四周,为她遮风挡雨,挡下无数投向她的明枪暗箭,森然恶意,我们有理由相信,就绝对能够减轻殿下她无数的负担,让她能以最饱满的姿态去迎接未来的挑战,成为祭坛上被无数人朝拜的救世主。唉……所以我们才是为这个世界付出代价最多的人啊。”

????“是啊,是啊……这个世界不应该缺少了我们。也绝对不能缺少了我们啊。”

????空巢的空处,一声分辨不出任何情感情绪的声音,缓缓在这马车的四周响起。

????马车的外侧一道道被米斯特拉所制造出的那一层层魔法符咒封印在悄然闪耀着光辉,根本没有一丝声音传入马车之内,被正在与千年神器意志交织的贞妮听闻。

????“嘿嘿嘿……”×6

????马车周围这一伙人,就像是突然打开了某个开关。

????大家一起相视一笑,真是分外和谐,如果让外人看到,不禁感慨不愧是一个团结友爱的完美团队。

????但在这一刹那之间究竟发生了多少事情,又有多少缓缓波澜诡谲,没有加入到他们,真正参与其中,品味其中三味,又有何人能真的明了?

????不过对于在场的这几位而言,真是一切都在不言中…

????一架马车,便阻隔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看到的,只是他人想要让你看到的;听到的,也只不过是他人愿意让你听到的,这自古亦然,现在不过是历史的再次重演,一点都不足为奇。

????随着路程的渐渐推进,那围绕在这国都四周的荒凉废墟的战场,已经渐渐被他们抛于身后。

????毕竟人总归是要上前看的,过分的追逐过去,沉湎于历史,根本就不是智者所为。

????在场的都是一群智者,自然不会在这一点上犯错了,所以,略略略...

????荒凉渐渐退去,人烟开始慢慢涌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从各个路口处汇聚,渐渐在帕帕斯,萨内尔他们的四周,出现,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当然更多的,推着一辆破破烂烂,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杂物,仿佛随时会散架的小推车在小心翼翼的走在路上。

????那推车上,一个个破旧的罐子盆子和已经看不出颜色的破烂物品在一起,老远就在散发着一种怪异的作呕气味。

????——他们是拾荒者。

????他们就是推着这辆小车逃离这里,在南边的村镇之间流浪,然后又推着这辆小车回到这个地方的。

????或是为了生计,或是生活,或是为了生存,即使现在外面乱成了这样,即使许多人都知道现在躲在王城里面才是最安全的,但他们也不得不走出来,为自己的家人搏命...

????看不出多大岁数,都是穿着灰扑扑的衣服,头发和脸上都脏兮兮的,他们小心翼翼地弯着腰,推着手里不知道传承了多少代,完全就是家中最值钱的小推车,向沿着大路的走着,似乎是想要去帕帕斯他们刚刚走过的那一座城市,为他们的主人,那些在王国里的贵族老爷们寻找一些他们需要的“东西”。

????当然这绝对是要有贵族官员的命令才行。

????如果是他们自己,即使知道那一个个战场城市里有数不清的“宝藏”,可能随便一点东西卖点钱都够自己一家吃好几年,就算什么都没找到的,但哪怕是在那废墟捡上一些废弃的木料什么的,都足够自己和家人在这个严寒的冬季勉强取暖。

????但他们也不敢做。

????哪怕只有这一点点,哪怕即使很多人都知道在那一个个战场城市的废墟里面有更多更珍贵的东西,他们根本没有胆量去捡取。

????因为王国的法律早已的规定,整个王国所有土地,不论是在哪里,不论有没有发现,不论是否存在,哪怕一丝一毫都属于贵族与国王的。

????就算是土地之上,或者说来自是土地之下的东西,也都属于他们,都是贵族们的附属物。其中就包括,并且绝不仅限于他们这些贫民。

????王国法律早就规定,谁胆敢不惊过贵族老爷们的同意就拿走土地上的任何一样东西,任何一个贵族都有绝对的权利把这些人直接当场杀了。

????就算能活,那也是全家一起成为那一块土地上贵族的奴隶,说“生不如死”都是轻的!

????当然更多的事实是,不论是那些高贵傲慢的贵族,还是高高在上的官员,亦或者是执掌力量的超凡职业者,都不可能和他们这群贱民来说什么法律,什么规则。

????那些会触及贵族们权利的知识,从来都只会属于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遮掩还来不及,哪里会允许普通的贫民,贱民,奴隶触及一丝一毫,知道一点一滴?

????费尽心思的往上攀到了一定高度的他们,谁会低头俯瞰这一群浑浑噩噩的人,并给他们能够伤害到自己的武器?

????想屁吃呢!

????而这些来来往往的人自然也知道,自己在那些上位者们眼中的地位,即使贞妮他们的衣着并非是那么的华贵精细,但也早已有有经验的贫民看出了这驾马车的不凡,他们纷纷是带着谦卑和惊惧的远远离开马车的辐射范围,仿佛生怕一步走错就被眼前的几个“大人物”给抓起来。

????更有甚者,一眼就已经看出坐在马车里的究竟是谁,在老远就已谦卑畏缩的跪在了路边上,把头深深的埋在地里,小心翼翼发抖,唯恐一不留神就引来这些“救世者”的怒火。

????帕帕斯,萨内尔,米斯特拉等人对这样的情景完全习以为常,嘴角上扬处更是露出了几分不加掩饰的淡然到了极致的冷漠。

????高高在上的人,可不仅仅是那些王国贵族们……

????马车上一席帘布被掀起,状若神祗般光明恢宏的贞妮,一样看到了这样一副卑微与渺小共存,无数贫穷低贱的贫民,奴隶一起低头如蝼蚁的景色。

????原本这早不知道看过多少遍,司空见惯的画面,就像是突然有了色彩。

????贞妮她平静如水的精神,似乎在泛起波澜,隐约像是记起了曾经老师对她说过的某些话。

????那是非常重要的话,重要到好像能掀起另一场诸神之灾的话。

????不同与魔法女神陨落,魔网破灭造成的物质大破灭的灾难。而是另一种来自于渺小,启迪于卑微,脱胎于低贱,但其浩大无边,只要一动就无休无止,无穷无尽,永远都不可能关的住的大恐怖!

????但有神灵的光明光辉在她的眼眸深处闪动不休,她只记起来老师对着自己说话时不断开口的画面,却不论如何都根本想不起老师当时究竟对她说了些什么。

????“我到底忘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