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谭听了袁尚的话,当时就火了。

????来的时候,袁谭为了不生气,不惹烦心,特意假装没看到袁尚,就当这个人不存在。

????问题是他不去惹袁尚,袁尚却没打算放过他!

????特别是一听袁谭打算留守邺城,袁尚更不能不吱声了。

????邺城是什么地方?那是袁氏的中枢,是三公子我将来的根基所在,你要在这里留守?你以为你是谁啊?

????在袁尚的心中,早就已经认定了邺城是自己的囊肿之物。

????谁也夺不走,袁谭不能,陶商也不能。

????看着袁尚别有用心的点拨,袁谭亦是冷冷道“三弟这话说的好啊,值此危难时节,我们兄弟自当上前线为父亲分忧,为兄来的慢了一步,不曾为父亲做过什么,三弟留在父亲身边,想必一定是为父亲立下了不少功劳吧?”

????这话的实质意思,是点明袁尚一直在邺城,却是寸功未立,屁都不干,什么也不行却还指责别人,纯粹站着说话不腰疼。

????袁尚身为袁绍最疼爱的儿子,又有母亲刘氏撑腰,从小便作威作福,身为三子却一直把自己视作袁绍的继承人。

????袁谭拿话这么挤兑他,他当然受不了了。

????当是时,便见袁尚冷嘲热讽的对袁谭说道“弟弟虽然不曾为父亲建功,却也不曾接连败于陶商之手。”

????袁谭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

????他屡次败于陶商之手,被他引以为毕生之耻!

????袁尚居然当众把这个伤疤揭开……袁谭恨不能拿跟白绫给他勒死!

????袁谭刚准备发飙,却突听一个声音道“三弟,你太过分了!”

????袁谭闻言一愣,转头望去,却见袁熙一张俊脸气的通红,怒气冲冲的瞪视着袁尚。

????别说是袁尚,袁谭也有点傻了。

????袁熙一向是袁尚的铁杆啊,怎么突然站出来替袁谭说话?往常不都是他俩合作一起挤兑袁谭吗?

????难不成是这小子良心发现了?不应该啊,他好像不是那路能开窍的人啊。

????袁尚也是吃惊的长大了嘴,诧然的转头看向袁熙。

????“二哥,你胡说什么呢?瞎喊什么呀……”袁尚使劲冲着袁熙挤了挤眼睛,让他别胡说八道。

????袁熙却是不管不顾,冲着他吼道“你当中揭我短处,嘲讽我败给了陶商!我喊你两句怎么了?”

????袁谭闻言先是一愣,接着骤然想起来了。

????袁熙也是曾经败给过陶商,好像是为了那个什么中山甄家的女儿……此事据说还一度被河北士族引为笑谈。

????袁尚气的浑身发抖。

????自己这盟友二哥怎么这么楞!这天底下当真还有主动捡骂的不成?

????就冲这幅傻劲,中山甄家的女儿也瞧不上他。

????“二哥,我没说你!”袁尚咬牙切齿的道。

????袁熙不管不顾的道“不是我?那你说的是谁?”

????“我说的是……”

????“都给我住口!”

????袁绍再也忍耐不住了,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案上。

????他被三个混蛋气的肝疼。

????“你瞅瞅你们,你们这像是什么样子?你们是兄弟啊!亲兄弟啊!那陶谦老儿生的两个儿子,一个如今位即丞相,权倾天下,另一个也是骠骑将军,相助其兄长坐镇南昌,监督朝政!你们看看人家兄弟俩是个什么默契?你再看看你们!”

????说到这,袁绍无奈的摆了摆手,满面痛心之色。

????袁尚最是乖巧,急忙单膝跪地“父亲,孩儿知错了……大哥,弟弟知错。”

????袁谭亦是跪倒“父亲,孩儿也知错了。”

????两兄弟互相对视,嘴上说是知错,眼眸中的利箭,却是恨不能将对方射成筛子。

????袁绍挥挥手,将他三个儿子招到面前,道“如今大敌当前,为父年纪又大了,日后对抗陶商的大业,说不定就要落在你们头上,你们兄弟本就不如他,若是再不齐心,这河北的基业,岂不早晚置于他人之手?”

????“是,父亲!”

????袁绍指了指袁谭,又指了指袁尚“你们兄弟二人,前些年有些误会,今日当着为父的面,彼此握手,发誓今后齐心协力,永不生隙!”

????袁谭和袁尚彼此望了一眼,接着两人“啪”的一声伸出手掌击,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二人一同发誓,永不记恨对方。

????袁绍这才安心,随即下达军令。

????袁氏三兄弟,全部随军,留高干领一部分并州军,在邺城相助审配。

????袁尚走出正厅的时候,气的咬牙切齿。

????袁熙望着袁尚凶狠的表情,道“三弟,你、你还在生为兄的气吗?为兄适才不是故意的。”

????袁尚摇了摇头,道“谁生你气了!我是恼袁显思那个匹夫!简直欺人太甚!我与他不共戴天!”

????“大哥?他,他又怎么惹着你了?”

????袁尚伸出有些发肿的手,眼眸中都有些泛起泪光。

????“那混蛋适才握手,差点没掐死我也……”

????……

????建康三年八月,袁绍召集三子,集结重兵,出战陶商,并派人北上联合鲜卑族与辽东公孙氏。

????袁绍的动作并没有瞒过校事府的探子,他们把袁绍的行动传递给了陶商。

????“袁绍麾下果然是能人众多,我们收拢了匈奴和踏顿等势力,袁绍就着手去联合鲜卑和辽东,鬼主意不少呢……”

????曹豹站出班道“丞相,眼下这情况,应立即派遣能言善辩的使者,携带重礼,抢先去见鲜卑首领与辽东公孙氏,抢先袁绍与其结盟,当可解此祸患。”

????陶商一边思量一边点头“曹将军此言有理,诸位还有什么意见?”

????诸葛亮亦是赞同道“曹将军之言甚善。”

????曹豹谏言,大家还或许多少有些质疑,但诸葛亮都说话了,众人的心就落在了肚子里。

????陶商其实也是抱着这种跟袁绍搅和的心思,见得到了众人支持,他随即下定了决心。

????就在陶商安排人选的时候,黑山军那边,张燕派人给陶商送来书信——是郭嘉给陶商送来的书信。

????郭嘉来信的谏言也是关于辽东和鲜卑的事情。

????但是和诸葛亮的意见不同,郭嘉请陶商不要干预袁绍,任凭袁绍将辽东的公孙氏和鲜卑弄到河北,然后除此祸患。